夜声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32|回复: 4

「 夜声·固定人设 」

[复制链接]
完结剧目
0

1

威望

7

名望

43

健康

两耳隔墙花

总统大人

小名:

银票:7119 张

银元:28034 块

年龄:

生日:

军衔:上将

职业:总统大人

部门:

籍贯:是爸爸啊

舞曲:0

发表于 2018-8-9 2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贰楼·军方(周、江)

叁楼·政方(叶、孟)

肆楼·商会(谢、薛)

伍楼·中立(纪、宋、沈)

红色已有,绿色NPC,灰色已逝,黑色可报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完结剧目
0

1

威望

7

名望

43

健康

两耳隔墙花

总统大人

小名:

银票:7119 张

银元:28034 块

年龄:

生日:

军衔:上将

职业:总统大人

部门:

籍贯:是爸爸啊

舞曲:0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20: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军方


【司令府】
       周深出自金陵一个大家族,世代从军。耳濡目染下,周深自小便喜爱兵法,两次科举落榜后,毅然决然投入与父交好的淮军将领吴氏麾下。1882年,周深随淮军部队东渡朝鲜,周深独自率领一支部队配合行动,绞杀敌军将领,立下首功。而后淮军回朝,周深率兵驻守朝鲜,开启了他的练兵先河。

    1891年,周深被朝廷召回驻守沈丘,此时周深已不再是当年初生牛犊的小子,而是手握重兵的将领,沈丘逐渐纳入周深掌管范围之类,沈丘民众一时‘只知周深,不知清廷’。而后清廷因联军侵入不断陷落,反观沈丘在周深带领下影响渺渺。


    1895年,黎祖徐与周深达成合作,然在推翻清廷后合作关系崩溃,适时黎祖徐势大,周深无奈退守沈丘。再次出山获得孙肇器重,最终推翻黎祖徐。


    经过黎祖徐背叛一事,周深对‘得人心得天下’深以为然,亲自为孙肇编制各个军阀成册,将麾下军队融入第一集团军中,成功成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并统领第二集团军团。第三集团军虽落入傅衡之手,但远在上海,周深一时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与叶冲戏称为‘左右丞相’。


    1924年,孙肇病微,叶冲擅自与英法签订共和条约,周深尤为不满,认为叶冲丧权辱国。彼时金陵盛传下一任总统出自叶家,周深反叛之心已重,但由于傅衡与叶冲私交甚笃,身后更有英法联合,使得周深只能步步为营,维持表面良好,私下重兵,意图一举击破。

【第一代】
[老太爷-周深]:65岁,上将,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家主

[老夫人-唐氏]:已故,享年60岁,育有周清逸、周清泽二子。


【第二代】
[大老爷-周清逸]:44岁,少将,文才武略均为上乘,曾作为陆军军长随父参与若干战役。不慕名利,周家举家搬入金陵后退居二线,因李氏无出,常年携夫人李氏在外游山玩水,少归家。

[大太太-李氏]:40岁,幼时与周清逸相识相知相爱,在战乱中为救周清逸受伤,终生无出。在老夫人的逼迫之下纳苏氏进门,一生最为狠戾时应是隐瞒大老爷,私下收买稳婆,去母留子的时候。

[姨太-苏氏]:已故,穷苦人家女子,因长相清秀被老夫人看中,后难产死去。
[二老爷-周清泽]:41岁,少将,空军军长,周深常年驻扎军营,暂代周家家主。

[二太太-白氏]:39岁,白裕长女。

第三代(男子行'景'字辈)

       [大少爷-周景琛](家主线、军阀线)
       26岁,周清逸庶长子,少尉,第一集团军陆军一连副连长。
有勇有谋的军阀之子,在祖父周深的做主下娶了金城银行江琮长女为妻。虽是庶出,但因其长孙,从小在周深身边长大,经由周深亲自教导。大老爷唯此一子,原本该是得天独厚一人,但由于大老爷不理俗事,常年醉心游玩山水之间,使得家主一位落在二老爷手中,更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不能名正言顺的以长子长孙身份拿回大权,故而只能寄希望于仕途,希望能通过获得周深手中军权,从而掌握话语权,极有野心。


       [大少奶奶-江宜甯]
       25岁,金城银行行长江琮的大女儿,自小极受宠爱。
       虽是庶出,却因为江琮喜爱,从小不卑不亢。作为江家长女,一向冷静自持,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因时局动荡,江家银行多有牵连,为保全金城银行和父亲一手开阔的金融局面,甘愿牺牲婚姻设计自己获得周深赏识,从而嫁给周大少,只求借周家之势助父亲一臂之力,并保全母亲和妹妹在江家的地位。
       她精明谨慎,深知丈夫在周家处境,以自己的手段接收后院多事,事事亲力亲为,由她举办的几场宴会深受金陵名门赞赏,更是让周深十分满意。


       [大小姐-周蘅] 有隐藏人设,报名谨慎
       22岁,周清逸养女。
       李氏以无所出为由收养的女儿,出身自福利院,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李氏并未隐瞒其身份,从小便知自己不是周家人,故而从不参与周家明争暗斗,与大少爷属于表面兄妹,没有多少感情。
       身上一直带有一枚菱形玉符,刻有‘晏’字,然而菱形玉符,只有谢家才有。


       [二少爷-周景烨](家主线、军阀线)
       21岁,周清泽嫡长子,就读于秦淮军校五年级。
       18岁被父亲送往德国学习新型技术,年初刚归国。从小在父亲的熏陶下学习各种与空战有关的知识,归国后在祖父的安排下进入秦淮军校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因在国外接收到的知识与国内不同,在课上不时展露独特一面,颇受在校同学追捧,为人正派,十分擅于人际交往。
       因是周家嫡子,自幼以‘下一任家主’处之,接受的更是严厉的家主教育,但父亲虽是家主,却始终存有‘暂代’二字,祖父地位犹在。深知无论是集团军,还是周家,始终是以祖父的命令为先,因祖父更偏爱兄长,令其颇为担心家主易权。
       故而不自主关注兄长动态,并因二老爷带李氏归家,查到一桩陈年旧事。


       [三少爷-周景天](军阀线)
       19岁,周清泽嫡次子,性情率真,就读于秦淮军校三年级。
       秉持着想到什么做什么,凡事不计后果的性格,常常将一堆事情搞砸,因此一直都不太讨祖父的喜欢。与沈二少年纪相当,两人不打不相识,关系十分亲近,被金陵人合称为‘金陵双霸’。
       与兄长不同,本人对家主位置没什么兴趣,对大哥二哥都一视同仁对待。但因母亲与大嫂为家中中馈斗争已久,偶尔听得母亲抱怨之言,平日大嫂见到自己又总是一脸‘纨绔子弟’的样子,故而不大喜欢自家大嫂。


【江公馆】
       江琮出身于沈丘江家,父亲江沥行是当地的文物收藏家,江沥行祖辈皆在沈丘,以典当行发家,他从小生活在典当行的环境中,熟知买卖来往,深谙人际关系。因其富裕的家底,当地固有‘沈丘县令千万,江家水滴石穿’的戏言流串大街小巷。

    1891年至1894年间,周家为抵抗联军侵略,征收青年入伍,彼时江沥行欲送江琮出国留学,无奈之下与周家达成协议,以金钱及粮草方面的助力,换取江琮的人身自由。虽然协议达成,但江沥行心中却始终对周家有气,只因他为凑齐粮款,将自己最心爱的收藏缴之大半。


    1920年民国政府成立,周家举家迁入金陵,江沥行估算形势,认为时下仅仅是沈丘已经不足以江家未来的发展,而典当行终将会被替代,于是江沥行毅然决定放下成见,追随周家搬入金陵。


    1922年,金陵局势大定,江琮留洋归来助家族事业,利用江家庞大的家产及江沥行的人脉,学以致用在金陵成立华夏第一家银行——金城银行,江沥行也在此时宣布将家主之位交由江琮。

【第一代】
[老太爷-江沥行]:68岁,16岁娶妻余氏,与余氏伉俪情深,余氏进门两年未有所出,心中有愧,做主为江沥行纳妾。江沥行看在眼里深受感动,即使宋氏进门,也许诺长子必是余氏所出。嫁进门的第三年余氏终于怀孕,怀胎十月诞下长子江琮,隔年诞下长女江朝凝,次月宋氏诞下次子江缚。

[老夫人-贺氏]:已故,享年40岁,诞嫡长子江琮与嫡长女江朝凝。

[姨娘-宋氏]:63岁,良家女子,家中一贫如洗,但生性善良,被贺氏看中纳为江沥行妾氏,诞次子江缚。



【第二代】
[大老爷-江琮]:49岁,家主,金城银行行长,16岁出外留学,20岁留学归来,24岁为偿母遗愿娶表妹小余氏为妻,26岁纳龚氏为贵妾。

[大太太-贺岚]:45岁。贺岚初到江家时喜爱江琮,却不得江琮喜爱,年纪愈大渐渐死心,现和江琮相敬如宾,一心放在儿女身上,尽心操持江家庶务。

[姨太-龚氏]:43岁。江琮青梅竹马,因幼时情谊与江琮结缘,一心想嫁给江琮,无奈余氏从中作梗,龚氏只能作为贵妾抬入府中,龚氏为此耿耿于怀。

[二老爷-江缚]:47岁,宋氏所出,族谱记在主母余氏名下。16岁那年拒绝如同兄长那般出国留学,接受国内教育长大,看不起江琮崇洋媚外,不爱与江琮呆在同一屋檐下,常年在外游历。

[二太太-卢瑛瑛]:江缚妻子,46岁,与江缚是大学校友,因理念相同而结合。
[大姑奶奶-江朝凝](外嫁):现年47岁,贺氏女儿,江琮亲妹妹,后外嫁。


【第三代】(男子行‘为(wei,二声)’字辈)

       [大小姐-江宜甯]
       25岁,江琮庶长女,龚氏所出,于23岁嫁入周家,现为周家大少奶奶。[详细人设请参见司令府]


       [大少爷](家主线)
       23岁,江琮嫡长子,头脑灵活,擅多国语言,有极大学习天赋。
       江琮向来推崇国外教育,16岁前往英国留学,20岁时归国返家,一直在家中银行帮忙,因长姐十分能干,不愿被长姐落下分毫,所以十分努力。因其长姐嫁入周家,在21岁那年由江琮正式带在身边培养,并与沈家大小姐定下婚约。
       在江琮心中从来都是先长女,再长子,他深以为不然,暗地一向不服长姐,也是江家众多子女中唯一不怕长姐的人。虽然得到江琮认可,但始终认为是因为长姐‘舍本逐末’的缘由在前,一方面想借由自己的努力让父亲打心里认可,另一方面深谙金陵局势的他,私下支持的却是周家二少。


       [二小姐-江宜悦]
       20岁,江琮嫡次女,就读于金陵书院四年级。
       贺岚的小棉袄,性格高傲。最崇拜的人是外祖父贺贤根和父亲江琮,但因长姐在前,未曾获得江琮多少关注,极其厌恶长姐,但在江琮面前又表现得十分喜爱长姐。
       因贺家都是儿子,没有女儿,很得贺贤根喜爱,从小在江家待得不多,却是在贺家众星捧月长大,认为人生来就该有三六九等,与其交好的姐妹也大多出自名望之家,与其母相同,十分注重嫡庶之分,不与庶出玩耍,与沈家大小姐关系极好。
       在长姐嫁进周家后,将对长姐的不喜尽数放在庶妹身上,二人向来不和。


       [三小姐-江瑾萱]
       19岁,江琮庶三女。就读于金陵学院三年级。
       坚持将‘人生苦短,及时享乐’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为人处事以自在为主,因上有兄姐,自己感受不到家族压力,故而性格极为开朗且随性。
       与二姐素来不和,瞧不起二姐高人一等的性格,因长姐风气在前,自觉不该过于唯唯诺诺,平日虽然能避则避,但避不过去时,与二姐争斗也并非时刻落于下风。


       [二少爷]
       19岁,江缚独子,受国内教育长大,就读于金陵书院三年级。
       因其父十分不耻崇洋媚外的大伯,故与大房交集不深,但与江三小姐倒是蛮谈得来,与江二属于相看两相厌,平日很少见面,一见面就免不了争吵。
       逢年过节时都与父亲在外游历,行千里路犹如读万卷书,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推崇自由平等,反对门第观念,因此对传统思想观念有所排斥的江二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解除与宋家二小姐定下的‘娃娃亲’。


       [表少爷](军阀线)
       21岁,大故奶奶江朝凝独子。就读于秦淮军校五年级。
       为接受更好的教育,和母亲暂居江家,表面平静,内心很多算计,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无所不用其极,认为只要能达到目的,所有一切都可以利用。很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性格,以好好先生的面目与人来往。
       不甘于人下,在军校中与周二少交好,虽然与江大少目的一致,但实际仍是泛泛之交,在江公馆中维持表面来往。是个极为复杂的人,一方面利用人性,一方面又不喜欢复杂的人,对于母亲喜爱的江二小姐私下嗤之以鼻,反而很欣赏江大小姐为人,常常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完结剧目
0

1

威望

7

名望

43

健康

两耳隔墙花

总统大人

小名:

银票:7119 张

银元:28034 块

年龄:

生日:

军衔:上将

职业:总统大人

部门:

籍贯:是爸爸啊

舞曲:0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2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方


【叶公馆】
       叶家也曾是肱骨之臣,清末鸦片盛行,慈禧太后因一己私欲开罪多人,叶家也没有避免这场祸事,从忠臣一朝变为罪臣。

       孙肇被贬时受托将叶冲从叶家带出来,后提在身边做了副官,一做就做了三十余年。在经历了孙肇被贬到清廷消亡,再到孙肇一手成立同盟会,亦或是之后退居二线,叶冲始终作为得力助手跟随在孙肇左右,忠心耿耿。

       作为孙肇最锋利的一把枪,叶冲跟着孙肇走南闯北,出生入死,是孙肇最信任的人,这也是在孙肇大病之际,甘愿将整个国家的权利都交付在叶冲手中的原因。

       金陵政府初初成立,孙肇的病已经愈发严重到无法隐藏的局面,叶冲一如既往站在最前面,作为金陵市长和联合委员会主席,以总统红人的身份成为众位军阀的眼中钉,将所有的争议都集中到自己面前,从而保障孙肇不可动摇的地位。

       叶冲处事干脆利落,在新政府成立初就明白没有军权,就将舆论掌握手中,十分擅于与政治打交道,更因联合英法政治势力,使得各方军阀忌惮。

       金陵政府表面看来他与周深是孙肇的左右手,但他心知周深并不是能够屈居人下的人,且周深老谋深算,带兵作战多年,傅衡在战场上也并非周深对手,故而只能虚与委蛇,同时让傅衡领第三集团军驻扎上海,作为保障孙肇和叶家的最后一道防线。

【第一代】
[老太爷-叶冲]:72岁,联合委员会主席,金陵市长,家主。

[老夫人-何樱]:享年41岁,清廷大臣后代,虽是女儿身,但巾帼不让须眉,常年跟随叶冲在外。



【第二代】
[大老爷-叶宣]:48岁,上校,政治部次长。心狠手辣却护短,重视家族,不苟言笑,对子女一视同仁。

[大太太-宋明月]:将门之后,善恶分明。与叶宣青梅竹马,19岁嫁入叶家。婚后因处处争强好胜,从不肯低威,与叶宣多有争执。后因病而亡,享年三十三岁。

[大太太(继室)-周玲珑]:生于洛京贫农之家,长相端庄,父母将其卖给一家地主为妾。周氏不甘认命,出嫁当天偷跑,被叶宣所救。周氏性温和,两人日日久生情,但从未逾越,只因其深知叶宣身份地位。后周氏意外怀上叶宣身孕,被安排入住平津叶家老宅。直到宋明月去世,一年后才被叶宣以继室身份迎回北平叶家。虽是正妻身份,但不仅被下人议论,叶冲对其态度更是不冷不淡。



【第三代】(男为单字,女为‘明’字辈)

       [大少爷-叶政](政治线、家主线)
       28岁,养子,上士,
       6岁时被宋明月由人贩子手中救下,宋家人为宋明月名声欲私下将她送走,宋明月发现后一怒之下决定领养在自己名下,而后跟随宋明月进入叶家改姓为叶。亲生父母不详,被救时身戴一块怀表。十分疼爱几位弟妹,后因宋明月之死,对周氏一房自小生疏。
性格温和,自知锋芒毕露必招祸端,刻意隐藏才能。忍耐力极强,但又因身份,始终缺乏安全感。17岁时迎娶齐家长女,二人青梅竹马,心意相通。奈何情深缘浅,齐氏因难产而死后,其大病一场。为了冲喜,叶家替其续弦,娶纪家庶女为妻。



       [前大少奶奶-齐容仪]
       女,26岁,已逝。
       齐家酒楼长女,叶家长媳。性格豁达大度,操持府邸上下有序,淡泊名利,讲究三从四德。16岁时嫁入叶家,后因难产而亡。



       [大少奶奶-纪海桐]
       纪氏庶女,23岁。学识修养兼顾,长袖善舞。表面举止优雅,谈吐大方,实则城府甚深,野心勃勃。生于世代行医之家,却对药理知识一窍不通,反而喜欢经商之道,精通珠算。可惜生为女儿身,空有理想却难实现。
       在纪家时,与母亲二人常常受到正室欺压。长相艳美,自视甚高,绵里藏针。经父亲安排下,作为继室嫁入叶家。原本以为离开纪家获得重生,但大少爷对其毫无感情,二人只是同床异梦。深得周氏喜爱,时常替她打理府内事物,与叶三小姐因此多有争执。



       [二少爷-叶暨](政治线、家主线)
       24岁,宋明月所出,少尉,秦淮区区长。
       秦淮军校毕业。自小被寄予厚望。硬朗霸气,看似玩世不恭,桀骜不驯,实则韬光养晦。对宋琅月才过孝期,叶宣便娶周氏为妻之事耿耿于怀。


       [大小姐-叶明琦]
       21岁,宋明月所出。
       聪颖过人,做事深谋远虑。表面上心狠手辣,实际感情脆弱。重视家族,爱护家人。事事循规蹈矩,样事力求做到最好,对长辈更是尊敬有家加,具有大家风范。曾有心上人,但为大局放弃与其私奔,宁愿委屈自己。表面看似温婉,实则性子强烈。



       [二小姐-叶明珠]
       18岁,宋明月所出。就读于金陵学校二年级。
       因眼睛与何樱相似,极其受叶冲宠爱。叶冲行九,以九为名,替叶明珠取小名“九儿”更是彰显他喜爱之情。因自幼在叶冲的疼惜下长大,养成骄纵任意而行的性子。对周遭不平事不平则鸣,但往往过于冲动,易出乱子。有时占有欲强。不喜欢受束缚,爱捉弄人,叶宣拿她最没办法。



       [三小姐-叶明瑄](家主线)
       18岁,周玲珑所出。就读于金陵学校二年级。
       爱权,处事冷静,擅长交际。敢言敢行,为达目的亦会心狠手辣。因插手叶府管理事宜,与大嫂多有争执,被人背后说是非。性子强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也绝不能容许让人欺负。对爱情有偏执,性子与叶宣最为相似,所以尤其受他喜爱。



       [三少爷-叶骐](军阀线)
       16岁,周玲珑所出。
       少年老城,性格稳重,有勇有谋,但内心敏感孤独,沉默寡言。因孟家长女对叶家有恩,被迫与她定下婚约,并将于18岁时完婚。内心虽然对包办婚姻充满抗拒,但最终妥协。


       [徐少爷-徐枫](军阀线)
       19岁,叶宣手下徐深之子,心怀抱负,就读于秦淮军校三年级。
       徐深曾乃叶宣之部下,因救叶宣而亡,留下幼子徐×,于是叶宣将其收为义子养在叶家。与叶二小姐有婚约,但只将她视为妹妹。其余自拟。



【孟宅】
    孟家出身普通,原是平津万枫山下一家猎户。孟远文13岁时,父母被强盗杀害,而他恰好在外打猎逃过一劫。

    22岁占山为王,以山为名,建立“万枫山寨”。骁勇善战,但有勇无谋,幸而孟太太在旁出谋划策,山寨名号也渐渐打响。

    孟远文始终坚持“只抢恶商财产,老人妇孺不得动”的原则,很受百姓拥护。后遇到叶冲,二人相见恨晚,结义为兄弟。叶冲有意将他收编,但孟远文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毅然拒绝。直到叶冲三顾山寨,加之孟太太提出“山寨并非长久之计”,他才同意被收编,跟随叶冲左右。

【第一代】
[老太爷-孟远文]:66岁,中将军衔;原第三集团军陆军参谋长,已退职。

[老夫人-蔺氏]:62岁,已病逝。



【第二代】
[老爷-孟广]:39岁。任职市长助理。

[大太太-余氏]:女,36岁。正室。

[姨太-袁氏]:女,32岁,侧室。



【第三代】(男子名为双字)

       [大少爷-孟怀泽]
       20岁,孟广嫡长子,就读于金陵书院四年级。
       因嫡长子身份,孟广对其极为看中。但他偏偏喜欢流连于烟花之地,曾为电影明星“梅仙”一掷千金,金陵城中无人不知他名号。又因自小在大富之家成长,没有金钱观念,喜玩乐挥霍。贪玩成性,爱捉弄人。然而本性纯良、孝顺,只是对政治一事毫无兴趣。


       [桃酥]
       17岁,孟大少爷丫鬟。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口无遮拦,其实内心缜密。自小便对孟家二少爷芳心暗许,向往一份纯爱,为了心中之恋可以飞蛾扑火般放弃一切。


       [二少爷-孟澌源](军阀线)
       男,19岁,孟广庶次子。就读于秦淮军校三年级。
       有野心,为达目的心狠手辣知道父亲暗地里所为,并成为他的帮手,替他做事。但因非嫡子身份,对大哥始终充满戒备,认为他是扮猪吃老虎。袁茵曼自小对其十分严格,所以其内心深处渴望一份温暖的爱。


       [三小姐-孟瑶](该角色24岁时杀青,慎重选择)
       女,16岁,孟广嫡长女。
       性格开朗大方,但幼时被当做叶三小姐而被绑架,导致受惊过度,声带受损,至此再未发声。因而性子大变,胆小怯弱,容易受到惊吓。与叶家三少爷定下婚约,对其充满好奇,曾在宴会上偷偷瞧过一眼。
(哑女×闷骚男,互相治愈。)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完结剧目
0

1

威望

7

名望

43

健康

两耳隔墙花

总统大人

小名:

银票:7119 张

银元:28034 块

年龄:

生日:

军衔:上将

职业:总统大人

部门:

籍贯:是爸爸啊

舞曲:0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22: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商会


【谢公馆】
    谢照行十五岁时拜安青帮孔垂为老头子,在孔垂的带领下进入北平蔺社,得到蔺社龙头蔺封的信任,负责经营北平最大的赌场,谢照行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蔺封身边的不二人。蔺封本是法租界公董局华董,这是华人在法租界最高的地位,彼时谢照行作为华董顾问,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1895年,清廷势末,谢照行设计活捉清廷将领,将其斩杀于北平城楼,并大肆煽动民心,因此获得了周深的支持。

    然而蔺封作为法租界华董,一向是作壁上观,最后收尽渔翁之利,十分不支持谢照行带领安青帮众人高调帮助同盟会,而谢照行以为清廷败落是必然之举,与周深结识宜早不宜晚,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才最动人心。谢照行、蔺封二人为此产生分歧,谢照行生出另起炉灶的心思,暗地将拥护自己的人组织起来成立谢社。

    北平临时政府成立后,谢照行担任三军总司令顾问,虽是虚衔,但有利于提高社会地位,因其黑白两道通吃,跟随他的人越来越多,谢社愈发坐大。彼时谢照行势大,蔺封病榻缠绵,两个义子皆无可用之处,被谢照行一一灭掉,蔺社后继无人,更多的人投诚谢社,蔺社渐没。

    1916年,黎祖徐悍然复辟,谢照行再次煽动舆论,组织人民形成行动军,由此实际成为民国帮会总龙头。

    1920年,民国政府成立,谢照行以为自己劳苦功高,不知自己实际在周深眼中已是功高盖主。周深安排下属以‘打倒黑势力’等口号让民心动摇,大肆宣扬当年谢照行斩杀同盟会成员,栽赃陷害谢社,意图铲除谢照行势力,谢照行长子谢祁自知胳膊拧不过大腿,以一己之身抗下所有罪责,最终替父赴死。

    谢照行与周深联合至此破裂,失去长子之痛令谢照行对周深深恶痛绝。

    谢照行有过人的投机沾营本领与玩弄权术的狡诈,对前清遗老、军阀政客、党国高层、社会名流,乃至金融工商巨子,无不执礼甚恭,倾力结交,结识之人皆是权贵,在金陵城拥有一流的人脉,彼时谢照行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及人脉与周深作对。

    为获得一时平静,孙肇亲自前来邀请谢照行加入民国政府,谢照行不愿与周深为伍,举家搬入法租界,在法国高层支持下出任商会主席及法租界华人华董,与法国加深合作。


【第一代】
[老太爷-谢照行]:67岁,谢社龙头,商会主席,法租界华人华董。

[老夫人-李氏]:已亡,育谢祁、谢禹二子。



【第二代】
[大老爷-谢祁]:享年38岁,谢照行嫡长子,为父代罪而死。

[大太太-胡氏]:43岁,谢家主母,性情温和,但极有主见。丈夫因周家而亡,对周家的恨比之谢照行有过之而无不及。育有大少爷、三少爷二子。

[二老爷-谢禹]:43岁,谢社副社。为人风流却有担当,时常感情用事,常年活在父亲的阴影下,当年谢祁以长子长兄的身份毅然赴死,成为谢禹心中的疤痕,始终认为愧对大哥。

[二太太-杨氏]:40岁,当年故意灌醉谢禹,让谢禹错过谢祁赴死之时,仍旧为当时的决定抱有一丝庆幸,生谢晏时使用催生法损了身子,再也无法生育。

[姨太-顾氏]:36岁,当年与杨氏一同为妾,谢照行扬言谁先生下儿子谁便抬为正室,比杨氏小却先怀孕,而后杨氏早产生下谢晏,顾氏只诞下一女,而后再孕依旧为女儿,一心想生儿子。


【第三代】(男女名皆单字)

       [大少爷-谢徽](商会线、家主线)
       24岁,谢祁嫡长子,商会常务理事。
       有时候长子是一种身份,带着光芒出生,被所有人寄予希望;有时候长子亦是一种责任,十七岁那年亲眼看着父亲被绞杀,无能为力到只能捂住弟弟的眼睛,‘长大’这个词也在这一刻于心底有了实际意义。
       祖父的哀叹,母亲的郁郁寡欢,都成了心底抹不去的阴影。他知道付出与收获是不成正比的,只有加倍的付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拥有保护家庭、保护弟弟的勇气和能力。
       谢家的生意往往是一黑一白,十六岁那年,谢照行将一沓钱和一把枪摆在他和三弟面前,他选择了钱,从此他掌握着谢家‘白’的那一部分。谢照行开始培养他代替谢祁接管商会,在商会的大小会议上都带着他。亦一再的告诉他,谢辞会成为他手里最锋利的刀,而刀可以对向别人,也可以伤害自己,如何将这把刀用好,琢磨透了,就到了继承谢家的时候。
       只是人心,从来不是一言二语就说得明白的东西。



       [二少爷-谢晏](军阀线、家主线)有隐藏人设,报名谨慎。
       22岁,谢禹嫡长子,秦淮军校毕业,准尉,第二集团军陆军副排长。
       谢照行总说在这个家中不能存在弱者,优者胜劣者汰,物竞天择,而谢晏也在这样的环境下,野心犹如野草般逐日生长。
       大伯谢祁作为谢家的功臣,他的两个儿子仿佛生来就获得了一层光环,连自己的父亲也因为愧疚对谢辞好过他这个儿子,谢晏反感父亲的感情用事,深知自己想要在谢家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必须要另辟蹊径。
       他最终选择就读军校,这个决定令谢照行大为光火,金陵城的军队大部分握在周深手中,从军就意味着将在周家手下讨生活,这对一直高高在上且从未低过头的谢照行来说是一种侮辱,全家上下支持他的只有母亲杨氏,即便是父亲,也一再反对,时常告诫他不要与祖父作对。
       可这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赌博,谢家没有躲在别人身后过日子的人,只有走在刀尖上才能获得谢家人的尊重。
       最终他赌对了,谢照行承诺只要他从军校活着出来,就会给予他想要的支持,他做到了,谢照行也兑现自己的承诺,当年与周深结实,周家麾下高层亦有他的好友,谢照行利用人脉将谢晏放在第二集团军中。
       他将此当做一种默许,他知道,只要他能在军团中占据一席之位,谢家便会为他所用。



       [大小姐-谢伊](政治线)
       22岁,谢禹庶长女,金陵书院毕业,浦口区办公厅职员。
       当年杨氏与顾氏因生子争夺正室之位,顾氏百般辛苦下诞下长女,故而对此女产生怨怼,没有多少母女之情。但因是谢禹长女,极受谢禹喜爱,谢禹亦因她时常埋怨顾氏,导致顾氏更加不喜她。
       因杨氏、顾氏都不喜她,且长嫂无女,谢禹自小将她放在长嫂身边,故而自幼在胡氏身边长大,胡氏更是悉心教导,接受的都是嫡女教育,比之嫡兄和亲妹,对大房的两位少爷更加亲近。
       她为人伶俐,极为察言观色,因胡氏认下义女涌起危机感,心中亦有淡淡的厌恶。



       [三少爷-谢辞](家主线)
       21岁,谢祁嫡次子,谢社百乐门掌权。
       百乐门是金陵城最大的娱乐场所,位于法租界内。二十四小时不关门,明面上是打开门做生意,实际上金陵城内一些不能过明事的项目都会经过百乐门的路子,甚至于军火叛卖。这亦是谢社消息往来处,为谢家在商会上提供了不少便利。
       他十八岁从法国留学归来,为时三年,经过谢照行的考验,最终成功掌管百乐门。他平日看似冷静,每到夜晚却常常不安,枕下永远藏着一把手枪,那也是他最喜欢和擅长的东西。
       他的噩梦来自于幼时,透过兄长的指缝,看见父亲被绞杀那一刻迸裂开的鲜血,他突然明白能力不足便为鱼肉,任人宰割。于是在祖父让他们作出选择时,他毅然决然选择了那把枪,成为表面光鲜、实际水深火热的谢三少,在谢照行的允许下,掌管着谢家最黑暗的地方,而谢禹将对其兄长的愧疚全数反馈在他身上,也多有帮扶。
       谢照行告诉他,他会成为谢家家主手上最锋利的刀,但——也可以成为自己手上的刀。
       而刀,易伤人,亦伤己。



       [二小姐-谢梨]
       19岁,谢禹庶次女,金陵书院三年级。
       纯真善良,对理想和爱情执着,柔情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坚强豪放的心,为了爱情和理想与旧观念、旧势力无畏地做斗争。认为自己作为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应该带头抵抗世界的不公,时常游走在学生游行的第一线,与叶家三小姐颇为投缘。
       她虽出身黑帮家庭,却向往光明与自由,想凭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感召大众的良知,最大的愿望便是毕业后进入报社,拥有自己的刊栏。但世道艰难,她发现无论做什么,她的能力总是会被她的姓氏所掩盖,时常被长姐嘲笑想法天真。



       [白月光]
       19岁,胡氏义女,百乐门台柱子。
       真正美丽的花,应该生长在泥土中,而不是手心上。她是百乐门最艳丽的一朵花,外表风情万种,内心温柔细腻,常年浸染在鱼目混杂的百乐门中,是金陵城最有名的交际花。
       父母死于战乱,只有她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从一个小小的舞女一步步走到今天,成为百乐门不可或缺的人。她将坚韧的内心藏在她的八面玲珑下,也一同藏起早已千疮百孔的内心,再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她那些艰难险阻的曾经。
       她是百乐门的白月光,亦是金陵城名人豪士心中的明月光,因其身份特殊,时常被谢辞带在身边交际,金陵城常常传言她是谢三少的情人,因流言烦不胜烦,谢辞干脆让胡氏将她收为义女,更加为谢家所用。
       时光荏苒,白月光当得久了,她渐渐忘记自己本来叫什么名字。


【薛宅】
    若说金陵谢家在暗,那薛家就是谢家在明处的眼睛。

    薛士清出自商户之家,清廷年间商人地位低下,无法拥有参军或从政的机会,而彼时安青帮势大,几万经商人中只脱颖而出一个谢照行,薛士清知道要想打开局面,必须在租界上有所靠山,非走谢老板的门路不可。

    薛士清通过中间人向谢照行递上门生帖子,因其知识丰富,英语能力突出,投靠仪式极其简单,投上拜帖后到谢公馆对谢照行三鞠躬便完成,而这一跟随便跟随了几十年。总所周知,薛士清是谢照行最得意的门生,新政府成立之后,更是跟随谢照行搬入金陵,堪比义子的存在。

    新政府成立后,孙肇为息事宁人请谢照行出山被拒,谢照行亦不愿周家独大,趁机以安排薛士清入主第二军团作为暂时讲和的条件。而薛士清也不负众望,即便有周深隐晦的刁难,也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手下亦有一群忠心耿耿的将士。

【第一代】
[老爷-薛士清]:46岁,少校,第二军团陆军师长,家主。

[太太-唐氏]:43岁。



【第二代】

       [大小姐-薛娉]
       22岁,薛家长女,为人谨慎,审时度势。
       她的父亲作为谢照行的门生,从来都以谢照行马首是瞻,就连这桩婚事,也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就悄然定下了。没有相识过程,也没有恋爱过程,吃了几顿饭,简单的培养了八个月感情,便定了于来年结婚。
       在她看来,谢大少更执着于事业,对儿女之情,可有却不钟情。可她不同,她怀揣着对感情的向往,却因为家族、因为时代、因为时事、成了维系两个家庭的棋子,再也无法拥有自己想要的瞩目的爱情。
       是争取自己向往的自由恋爱,还是任由家族安排,天平在心头摇晃,当静止时便是她决定一生的时刻。父亲说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乱世的爱情太虚渺,只有足够的势力才能安稳一生。
       她最终信服了,她决定和自己赌一把,既然无法改变自己,那么就改变他人。



      [大少爷-薛珩](家主线、军阀线)
       20岁,薛家长子,就读于秦淮军校四年级。
       他是薛士清极宠爱的长子,亦是薛家的小霸王。从小到大因或许只有长姐才能管束一二,他和妹妹作为双胞胎,一个喜动,一个喜静,用母亲唐氏的话说,若是能综合一下便再好不过了。
       天生拥有一根反筋,时刻追求与众不同,在军校中拉帮结派,因其出手阔绰,人缘出奇的好,但亦招来有心之人的忌惮,在学校与周三少的势力不合,经常产生小摩擦。



       [二小姐-薛姒]
       20岁,薛家次女,就读于金陵书院四年级。
       与薛大少双胞出生,但性格却南辕北辙,从小都是安静的独自玩耍,不喜与人交流,常常令人感觉到冷漠。更与长姐追求自我的心态不同,觉得人生得过且过,安逸足矣。
       实际上她是个很有想法,亦心思敏锐的人,时常脑子里过了千遍,却终究懒于去实现,有些许悲观主义,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认为自己走的路始终不如家族安排的路顺畅,又何必多此一举。
       因谢薛两家来往较密,时常跟随长姐去谢家,暗恋谢家二少爷,但由于长姐与谢家大少爷定亲,心知不可能而暗自掩下这份心思。



       [三小姐-薛盼兮](政治线)
       20岁,薛士清部下之女,就读于金陵书院四年级。
       她的父亲曾是薛士清得力部下,为救薛士清而亡,母亲因过于悲痛,丢下仅9岁的她选择随夫殉葬,薛士清与唐氏可怜幼儿,将她接至家中照料长大。
       她从小在薛家长大,虽然人人都知道她不是薛士清亲生,但始终被当做薛家三小姐对待。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依旧觉得自己不是薛家人,和薛家隔了一层,觉得薛家将自己养大已是恩情,很少提出别的要求。
       认为自己迟早都是要离开薛家的,故而平日除了喜欢与安静的薛二来往之外,也擅于经营别的感情,对友情的维系看得比较重,认为人生路上多一个朋友便多一条路,朋友极多,与谢家大小姐和宋家二小姐极为投缘,很会为自己考虑,但本心不坏。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完结剧目
0

1

威望

7

名望

43

健康

两耳隔墙花

总统大人

小名:

银票:7119 张

银元:28034 块

年龄:

生日:

军衔:上将

职业:总统大人

部门:

籍贯:是爸爸啊

舞曲:0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23: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立


【纪公馆】
      纪家发迹于银川,祖辈行医,现任当家人纪菱的祖父曾是清廷御医,精究医学,博览群籍,虚怀深求,治病注重整体观念,强调辨证施治。

    纪菱早年任清廷医官,一直跟随祖父学习,而后清廷势末,宫廷内部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祖父受牵连被遣送还乡,纪菱选择与祖父一同于乡中悬壶,门庭若市,妇孺皆知其名。


    纪菱学习的一直是中医的望闻问切,偶然机会下接触到西医,对此产生极大的兴趣,遂离开家乡前往德国学习,她亦是当时最早的德国留学生,在那里她由于受进步思潮影响,在医术上勇于革新,直到学成归国,于北平成立自己的一家小医馆,因医术精湛,经常为人诊病,已是小有名气。


    1913年,北平政府提出取消中医议案,中医生存,岌岌可危,消息传出,举国大哗。纪菱奔走南北,团结同业,成立中医工会,组织华北中医请愿团,数次赴北平请愿,以求力挽狂澜。当时黎祖徐只相信西医,又主持行政院工作,大有非取消中医不可之势。


    适值黎祖徐的女儿患痢,遍请西医,未见少效,行将不起。有人建议请纪菱诊治,黎祖徐无奈,同意试试。纪菱凭脉每言必中,使黎祖徐的女儿心服口服,频频点头称是,黎祖徐这才相信中医之神验,至此再不提取消中医之辞。


    1920年民国政府成立,纪菱放弃在北平的一切,重新来到金陵操持旧业,因其精湛的医术使得金陵名门望族信服,短短十年时间,便将小小医院建立成今日最大的金陵医院,以一己之力让纪家风光展露于人前,此时她已经是63岁高龄,早已拿不起手术刀。


    而纪菱终身投入医学事业,一生未嫁,作为金陵炙手可热的名医,赚足了家族名望。她亦是整个金陵望族中唯一一位女家主,她将自己收养的两个孩子记入族谱,耐心培养,希望他们能够续写纪家的故事。

【第一代】
[老夫人-纪菱]:已逝。终身未嫁,收养一对兄妹。


【第二代】
[大老爷-纪天冬]:52岁,纪菱长子,金陵医院副院长,上尉。温文儒雅,偏爱药理,曾终日研习医术,但始终不及其妹。性情和平,处事犹豫不果断,往往形成遗憾后,自苦懊恼。对厌烦琐碎之事较无耐性,为人欠圆融,在长辈的安排下,娶佟家茶馆长女为妻,婚后二人相敬如宾。

[大太太-佟寸心]:48岁,正室。八旗后裔,与纪天冬的婚姻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生性寡淡,不争不抢。思想封建,持家有方,甘心为纪家付出一切。


[姨太-高晴玉]:45岁,侧室。长相贵气,说话慢条斯理,却绵里藏针。虽是奴籍出生,但心性高傲。自小便不甘心为下人,趁纪天冬醉酒时与其发生关系。后身怀六甲,嫁入纪家。表面与众人和平相处,实际上暗地里正谋划着争夺家主之事,极受纪天冬宠爱。
[姑太太-纪婵衣]:48岁,纪菱长女,纪家家主,金陵医院院长。对医学充满热诚,一生所愿传播弘扬祖国医学文化。继承了纪菱遗作,后又远赴英美学习西方医学,将中医结合。为人含蓄低调,知书识墨,极有爱心。谨记纪菱教导,常常举行义诊。原本为人开朗幽默,杜之亭战死后,性情大变,极少见其笑容。

[姑爷-杜之亭]:已逝。纪婵衣之夫,原是纪菱徒弟,知书达礼,温文敦厚,备受纪菱栽培,于医术上颇有天赋。生前为上校头衔的军医,但天妒英才,参加洛京一役时,不幸战死。


【第三代】(男为远字辈,女为草药名。)

       [大少爷-纪远念](家主线)
       29岁,纪天冬嫡长子。金陵医院主任,中尉,军医。
       曾留学英国,比起中医更喜欢研习西方医术,擅长外科。相貌俊秀,见识广博。整个纪家只信服纪婵衣,嘴上损人功夫了得,不易相处,内心深处对一切都很冷漠。其婚事是纪家头等大事,连定两门亲事,都以不好的结局告终。


       [大小姐-纪白芷]
       女,26岁,纪婵衣之女。
       仍在襁褓时,杜之亭便战死洛京,自小便对父亲毫无印象,因而十分羡慕纪天冬一家。性格刚强耿直,爱恨分明。与姑爷情投意合,本以为不苟言笑的母亲,会因门不当户不对而反对这桩婚事,未曾想到非但没遭阻拦,反而替丈夫在医院安排职务,因此常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大姑爷](家主线)
       袁氏,28岁,纪家大小姐之夫,原为纪宅护卫。
       坚毅不拔,有情有义,虽为市井贫农但有鸿鹄之志。为摆脱贫穷,有时甚至不择手段。与孙氏相恋,不惜犯险,将她从匪徒手中救出。做事果断,深得纪婵衣看中,有意栽培他为下一任家主。但因上门女婿身份,常常被人背地里取笑,为此有心结。


       [二小姐-纪海桐]
       23岁,高氏所出,详见叶家大少奶奶。


       [三小姐]
       21岁,纪天冬庶次女,高氏所出。
       生得花容月貌,不但擅长医术,更是精通琴棋书画,是金陵城中出了名的才女。表面天真任性、胸无城府,实则心思缜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心计算及策划,善于揣摩人心,不满意庶出身份,渴望改变命运,一心想嫁入周叶两家。


       [二少爷-纪远歌]
       男,19岁,纪天冬庶三子,高氏所出,就读于金陵书院三年级。
       玩世不恭,豪爽风趣,待人处事成熟圆滑。但由于年少轻狂,好胜心强,急于光宗耀祖,却事与愿违,常常惹来一身麻烦。


       [佟小姐-佟歆瑶]
       15岁,佟寸心外甥女。
       父母双双沾上鸦片,后父亲意外猝死,母亲又因在怀孕期间吸食鸦片,险些流产,幸好纪婵衣妙手回春将母女二人救了回来。可没过几日,母亲便上吊自尽,纪婵衣见其可怜,便提出将其安顿在纪家。性格重情重义,虽然自小体弱多病,但一心想考取军校。表面骄纵好胜,但因身份问题,内心深处难免自卑。



【宋宅】
    清廷年间宋家的‘悦来楼’就是金陵城中一绝,虽说当时商人总会矮上那么一截,但是由于宋家的经营出色,后人也仅记得宋家辉煌的时刻。即使之后清廷消亡,民国建立,宋家酒楼依旧巍然屹立,并且将‘悦来楼’名字改成更富有诗意的‘归山周堂’。

    宋家做的是真正的明面上的生意,且因着生意的便利,家主宋天铭与几家望族皆有来往,多少有些交情,故而宋家不缺面子,也不缺金钱。

    只是宋天铭并不满足于此,总想让宋家真正的踏入上流社会,又苦于膝下无子,不得不过继幼弟的儿子,从小培养其商会方面的兴趣。

【第一代】
[老太爷-宋白丁]:享年49岁,悦来楼创始人。

[老夫人-白氏]:已故,大老爷与二老爷生母。



【第二代】
[大老爷-宋天铭]:47岁,现任家主,归山周堂管理人,商会理事长,交际一流,总想跻身于真正的上流社会。

[大太太-李氏]:48岁,与宋天铭识于动乱之中,福祸相依多年,因早年身体亏损严重无法怀孕生子,但宋天铭依旧不离不弃,对宋天铭始终心有亏欠。
[二老爷-宋天祁]:45岁,白氏所出。

[二太太-刘氏]:43岁。

[姨太-郑氏]:41岁。


【第三代】(男子单字,女子双字)

      [大少爷](家主线、商会线)
       24岁,归山周堂二把手,宋天铭长子,二房郑氏所出,过继在李氏名下。
       体弱多病,幼时因奶娘不慈,不小心落水生了一场大病,从此留下病根。因其身体极差,婚事十分难谈。性格内敛,足智多谋,擅于隐藏自己。16岁时宋天铭决定从二房挑人过继,二太太不舍亲生儿子,三番五次拒绝,他抓准机会与郑姨太筹谋获得过继机会,从此踏入宋家家主争夺的漩涡当中。


       [大小姐](家主线、商会线)
       22岁,宋天祁嫡长女。
       长相标致大方,做事更是雷厉风行,自小喜爱的便是花木兰、穆桂英一列,更是信奉谁说女子不如男,对于大伯过继长子的行为表示不满,认为家主一位应该能者居之,不应该男女区别对待。极有自己的想法,喜好分明,不能接受的人事物一概远离,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多次拒绝父母的包办婚姻,认为爱情,就应该抓在自己手里,如果一直不来,宁愿不嫁。


       [二小姐-宋懿笙]
       18岁,宋天祁嫡次女。
       相较于开朗干练的长姐,她更像是宋天祁的小棉袄,随随便便撒个娇就能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从法国留学回国后,很见过一些世面,心性愈发高傲,瞧不起国内仍存在的封建守旧思想。因她穿衣打扮都是学国外的风格,贵气逼人,在人群中十分亮眼,说话慢条斯理,却绵里藏针,出手大方却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三少爷-宋钰]
       17岁,宋天祁嫡次子,就读于金陵书院一年级。
       刘氏连生二女后,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自幼便千般溺爱,养成他少年不羁,天性叛逆的性格。做事常常随心所欲,身后永远有人兜事,时常流连于风月场所,但只看不碰。喜欢一切新鲜的事物,胆子极大,别人越不敢的东西,越想要尝试一二,不按排理出牌。




【沈宅】
    沈伯盐的父亲沈镇芳是沈丘江沥行的表弟,自幼天资聪颖,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从小有‘神童’之称。

    沈伯盐自出生起便由父亲亲自教导,幼时亦时常跟随大伯江沥行混迹于古董市场,沈伯盐也不负众望的成为当地有名的集古董鉴赏家与诗词家于一身的文化名人。

    相反他的弟弟沈伯庸对此毫无兴趣,相较于沈伯盐的淡然,沈伯庸更信奉于在这个时代,有地位才有一切,对名利趋之若鹜,故而一旦抓住机会便牢牢不放。

【第一代】
[老太爷-沈镇芳]:67岁,江沥行表弟,已故。

[老夫人-李氏]:60岁,已故。

[平妻-周氏]:58岁,已故。



【第二代】
[大老爷-沈伯盐]:46岁,李氏所出,醉心于文艺事业,从不过问家中琐事,与弟弟的矛盾总是以退避的态度,导致大房女子时常在沈家说不上话。

[大太太-虞氏]:44岁,本执掌沈家中馈,然而沈伯庸成为家主后被弟妹接管,逐渐说不上话,厌恶丈夫一心扑在无用的东西上,在教育子女时,常拿沈伯盐做例,较为偏激。
[二老爷-沈伯庸]:44岁,中校,后勤部副次长,沈家现任家主,八面玲珑之人。与沈伯盐不同,对家主之位极为渴求。母凭子贵,沈伯庸爬上高位后,其母周氏也由无名无分的妾氏变为族谱上有名的贵妾,待沈伯庸连连升至二等军衔后,迫得兄长交出家主之位,不顾江家反对,将其亡母抬为平妻。江沥行认为此人私心过重,特令江家人少与之来往。

[二太太-方氏]:42岁,小门小户的女子,嫁给沈伯庸时性格唯唯诺诺,掌家多年反而酝酿出当家主母的风范。对于丈夫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一心管理内务。

[姨太-高氏]:46岁,沈伯庸的通房丫头,因生了沈伯庸第一个儿子,令方氏不喜。


【第三代】

       [大少爷-沈麟](政治线或商会线、家主线)
       23岁,沈伯庸庶长子。中士,浦口区副主任,商会理事(挂名)。
       他的外表看起来颇具书生气息,但其实行事果断,有见地。从法国留学归来,内心同时具备中国传统思想和实业救国的西方理念,为了家族的利益不断游走在黑白两道,想要攀附法国高层获得利益,内心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下一个谢照行,打造属于自己的沈家风云。但因江沥行拒绝与沈伯庸来往,得不到任何帮助,只能一步步的往上爬。沈伯庸极其喜爱,认为长子肖像自己。





       [大小姐-沈曦]
       21岁,沈伯盐独女。
       从小学习琴棋书画,是个保持着纯净内心的大家闺秀,然而始终活在虞氏‘望女成凤’的教导中,习惯压抑自己的情绪,人前永远展露的是最好的一面,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错处,压力极大,得不到自我。认为是因为父亲的懦弱才导致母亲将所有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导致自己过于辛苦,对父亲有一丝怨怼。与江家二小姐交好,时常找借口前去江家小住,以此放松自己,与江家大少爷订下婚约。





       [二小姐-沈琢](家主线、政治线)
       20岁,沈伯庸嫡女。就读于金陵书院四年级。
       有大房长姐珠玉在前,二太太方氏始终将她与大房相比,事事都要她比长姐更好。表面活泼可爱,大大咧咧,内心却沉着缜密,妙计连连。野心和视野都不只是一个小姑娘,心智早已超出年龄,喜欢跟随父亲混迹在古董场中,对银钱较看重,十分喜欢数钱的感觉。





       [二少爷-沈彦](军阀线)
       19岁,沈伯庸嫡次子。就读于秦淮军校三年级。
       方氏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儿子,多少有些溺爱,养成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事事有人在背后兜着。与周三少合称为‘金陵双霸’,两人不打不相识,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一根筋通到底,没什么弯弯肠子,经常被学校教官训斥,但时常认罚后不记教训。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